麻豆传媒映画公司是干嘛的

‘噗’

江芜刚喝进嘴里的一口水一下子喷了出来。

“你说什么?你这是给三爷设计的礼服?”江芜不能置信的问:“还是结婚礼服?”

“嗯。”叶萌点头,自言自语,“也不知道哪家姑娘会嫁给那个人,真是糟蹋了姑娘。”

江芜已经忍不住想狂笑,不过他还是强忍着,一边找纸巾擦自己刚刚喷出来的水,一边用咳嗽掩饰自己想笑的冲动。

墨锦城手微微一抖,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

“我听说,三爷是个冷酷残暴的人,或许还喜欢的是男人,女人于他来说,不过是玩物罢了。”叶萌一边在图纸上勾勒着什么,一边淡淡的说道。

墨锦城叹气,“传言也不过是传言,不可信。”

“凡事都没有空穴来风的道理,之所以有这样的传言,一定是他做过什么不得了的事情,所以,那姑娘真是可怜。”叶萌言语间有些许的同情。

墨锦城此刻竟有些无言以对,他能说点什么呢?

叶萌继续说:“不过好在那个男人还是有点良心的,要给那姑娘设计好看的礼服,结婚人这一辈子也就那么一次了,我便尽量给姑娘设计的好看一些。”

想了一会儿,她又调皮的说:“要让那个三爷多花一些钱,所以,我在礼服的设计上加了168颗钻石,那姑娘也值了。”

气质清纯美女阳光沙滩仙姿摇曳美图

“果然是好主意,确实该让他大出血一番。”江芜在旁边附和着叶萌,看着墨锦城笑。

墨锦城点了点头,“你喜欢就好。”

叶萌用笔戳了戳脑门,“这种设计是个女孩儿应该都是喜欢的,不过一般男人也是负担不起。”

墨锦城唇角弯唇一抹弧度,像是很高兴。

叶萌问:“你笑什么?”

“开心。”墨锦城低笑着说:“我想,那姑娘应该会很喜欢这件礼服吧。”

毕竟,是她自己亲手设计的。

只是,他明明是下了订单给anl的,为什么会是他的女孩儿在画?

这么说,他的女孩儿就是anl?

这可真是让人意外,她到底还有多少惊喜给他呢?

墨锦城弯了弯唇,看着叶萌的目光带着一些审视和探究。

叶萌被他看的有点发毛,将手里的东西一股脑的装进包里,问:“这里有冲澡的地方么?”

“有是有,不过应该没有女人用的护肤类的东西。”江芜嘴快的回道。

“没关系,我随便冲一下就好,身上是汗。”叶萌说完,拎着包,江芜给她指了指路,她便去冲澡了。

叶萌走后,江芜看着墨锦城,“三爷,你要结婚?”

“先准备着。”墨锦城低笑着。

江芜看着他的样子,啧啧了两声,没再说话。

——

叶萌这边玩的倒是开心,可是家里此刻早已经乱成一团了。

柳心茹哭喊着,“姑姑,我该怎么办?我现在在娱乐圈几乎混不下去,我得罪了吕小姐,她可是一线最牛气的明星,她的背后还有皇天娱乐那样的大公司,我最近本来有接到几个小广告的,都被皇天娱乐的艺人给抢了,试镜的几个电影和电视剧,都没有试镜成功,肯定是吕小姐给我施压了……”

柳淑芹伸手抱着柳心茹,“心茹,你先别哭,咱们再想办法吧。”

柳淑芹看向叶柏轩,“柏轩,你看这……”

叶柏轩也皱着眉头。

叶桃也是一脸的难过,用哀求的语气对叶柏轩道:“爸,您就帮帮表姐吧,她为了今天,不知道付出过多少努力呢。”

“姑父,你帮帮我,帮帮我好不好?介绍我和雁归大神认识吧,只要我也认识了雁归大神,我以后就不愁拿不到资源了,就算是吕小姐,她也不能拿我怎么样了。”柳心茹只差给叶柏轩下跪了。

“可是萌萌她……”叶柏轩也很无奈。

“爸,您不是说,这些人脉都是爷爷的人脉吗?您就让爷爷出面帮一下表姐吧。”叶桃拉着叶柏轩的手,“爸爸,求您了,姐姐她恨我,我知道,可是这与表姐没有什么关系,她为什么要这样坑害表姐呢,表姐多无辜。”

说着,叶桃还把柳心茹的头发撩了起来,“爸,您看看表姐的耳朵,这都是姐姐害的,爸,我听说,人一旦坏事做多了,是要遭报应的,您可是姐姐的亲爸爸呀,想来,您也是不忍心看到姐姐遭报应吧?”

叶柏轩抿了抿唇,他上次不是没有求过父亲,可是父样似乎并不乐意把那些人脉给他,他现在又有什么办法呢?

“柏轩,爸年纪大了,萌萌还小,我怕是萌萌有些人情事故不懂,把这些个人脉关系都搞丢了,也不是逼你,你自己看着办吧,心茹她是我亲侄女,我是心疼她,但是,我也不会逼你的。”柳淑芹跟叶柏轩说道,字里行间都是对叶柏轩的爱。

叶柏轩自然是感动的,他抿了抿唇说:“要不,让桃桃去试试吧。”

柳淑芹看向叶桃,叶桃指了指自己,忙摇头,“我不行的,爷爷他明显就不怎么待见我的,他喜欢姐姐。”

叶柏轩想了一会儿说:“你爷爷能让你认祖归宗,也是认可你的,你现在只要乖巧一些,他还是心疼你的,你毕竟也是他的亲孙女。”

叶桃咬了咬下唇,还是有些不敢,她其实是有些害怕叶老爷子的。

柳淑芹却有些惊喜,“好,桃桃,那你就去试试,你表姐的前程,都靠你了。”

叶桃想了一下,点了点头,“好吧。”

她是比较听柳淑芹的话的。

柳心茹拉着叶桃的手,“桃桃,你一定要帮表姐呀。”

叶桃点头,“我会尽力的。”

柳淑芹拉着叶桃,说:“你来,跟我来厨房,给你爷爷炖个汤。”

叶桃跟着柳淑芹一起到厨房,柳淑芹将之前买的排骨清洗干净,放进高压锅里,加了调料,开始炖,一边炖,一边跟叶桃讲这个汤要怎么做,汤的精髓是什么。

叶桃有点不耐烦,“妈,你让我去找爷爷,让他把他的人脉都交给我们,你现在跟我说炖汤做什么呀?难不成,你想让我以后当个伺候人的?”